咨询热线:0532-83606000

首页 >> 法律在线 >>法律在线 >> 文学作品中的诉讼掮客、秘书路线和夫人干政
详细内容

文学作品中的诉讼掮客、秘书路线和夫人干政

 唐朝大诗人李白说: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”像诉讼掮客、秘书路线、夫人干政等今天的一些腐败情形,在古代也是有的,起码《金瓶梅》里都写到了。所谓诉讼掮客,又称“法律掮客”,是指企图将黑手伸向政法机关、为他人办事、从中捞取钱财或谋取其他利益的特定人群。秘书路线和夫人干政这种事,就不用细讲了,大家都明白,从官员的秘书和夫人处打破防线,官员往往就不攻自破了。

《金瓶梅》中,西门庆的伙计韩道国的妻子王六儿与小叔子韩二有奸情,被邻居管世宽等四个小流氓盯上了,想通过捉奸敲诈韩道国一把,没料到韩道国仗着自己是西门庆的伙计,又通过西门庆的拜把子兄弟应伯爵从中斡旋,西门庆利用司法资源,为韩道国家人开脱,以翻墙破门非奸即盗为由,把管世宽等四个人打得皮开肉绽,还押进监牢要继续审理。

这回轮到管世宽等人的家里人坐不住了,就四处求人。首先托人情送礼给了夏提刑,这家伙只靠当官挣钱,不像西门庆那样官商通吃,所以手肯定更黑,拿了钱后表态:“这王氏的丈夫是你西门老爹门下的伙计。他在中间扭着要送问,同僚上,我又不好处得。你们还须寻人请和他说去。”你看看,啥同僚?只要拿了钱,自己同僚背后的事情也可以随意出卖。送礼的人傻眼了,就去找西门庆的亲戚说情,花钱找到了吴大舅,西门庆哪里会肯为自己一手促成的冤案翻案?不允!这下,四家人在夏提刑和吴大舅身上花的钱都算白扔了。

四家人死马权当活马医,又凑到一块儿商议。其中一个人脑瓜子灵光,说:“听说东街上开绸绢铺的应二跟西门庆实厚,咱们再凑几十两银子,央及他去说情吧。”于是,每家拿十两银子,凑了四十两,一起到应伯爵家,求他向西门庆说情。应伯爵是满口应承,收下银子,打发他们走了。他老婆觉得应伯爵做法欠妥,说你既替韩伙计出力,摆布这些人,现在又收下他们的银子,为他们开脱,你吃了原告吃被告,就不怕韩伙计恼你?那应伯爵作为老诉讼掮客,自然胸有成竹,一拍胸口对老婆说:“没事,我别自有处。”

应伯爵这么自信满满,是因为他早有“曲线救国”大计。他从四十两银子中拿出十五两来,径自去找西门庆的秘书书童,书童听到应伯爵要两头说情,先把说情的困难程度讲了一番:昨天吴大舅来亲自对爹说了,爹都不依。同时,又开出价码来,再拿五两银子。理由也很实在,这些银子也不是我书童一个人落了,还要想方设法让李瓶儿出面说才行。这样一来,应伯爵没法直接去跟西门庆说,就想走“秘书路线”;秘书也不敢直接去给西门庆说,就走夫人干政。应伯爵之所以看中了书童,不仅因为书童鞍前马后,在身边为西门庆服务;还因为书童与西门庆有同性恋关系,好得非同一般。书童之所以看中了李瓶儿,不仅因为李瓶儿长得好,脾气好,带来的财帛多;还因为李瓶儿为西门庆生出了儿子,得到了西门庆的格外宠爱。

书童拿到了十五两银子,另外五两也得到了事后兑现的承诺,就拿出一两五钱来,买了酒买了菜,拿到李瓶儿房内孝敬六娘。李瓶儿啥没吃过,啥没喝过?之所以对书童的孝敬乐意接受,是因为此时她在西门庆家里因宠受妒,处境难受,有西门庆的亲信加“基友”前来示好,是她壮大“统一战线”的一个绝好机会。书童把求李瓶儿说的事情禀过,又对李瓶儿说,可别说是我让你求情的,你就说是花大舅那边托人来说的,我在书房再伪造一个花大舅托人说情的帖子。等西门庆回到家,李瓶儿就按这个套路跟西门庆说了。西门庆倒很爽快,说了:“前日吴大舅说,我没依。若不是,我定要送问这起光棍。既是他那里分上,我明日到衙门里,每人打他一顿放了罢。”李瓶儿又说让他积些德,不要随意打人,西门庆一口应承了下来。据笔者分析,花大舅是花子虚的弟兄,西门庆气死了自己的拜把子兄弟花子虚,又把李瓶儿连人带财据为己有,心里难免会对花家有些愧疚。为了弥补这种愧疚,西门庆就乐意准花大舅的情,一来是为了讨李瓶儿的欢心,二来也是为了平复自己内心的愧疚,三来也是为维护花家一帮弟兄的稳定,防止他们跳出来闹事。

西门庆准了情,到衙门就对夏提刑说了。夏提刑收了钱财,当然也同意从轻发落。纵然封建社会官场黑暗,西门庆、夏提刑在此事上倒是很磊落,西门庆向夏提刑言明“再三寻人来说”,夏提刑也向西门庆承认“也有人到学生那边”。这西门庆也确实耿直,到了大堂上也不装腔作势,没等夏提刑开口,就说了:“我把你这起光棍,如何寻这么许多人情来说!本当都送问,且绕你这遭,若再犯了我手里,都活监死。出去吧!”到了早饭时分,四个人都到家,个个扑着父兄家属发声大哭,每人去了百十两银子,落了两腿疮,再不敢生事了。

评到这里,请注意,四家每家花了百十两银子,算下来四家一共要花三四百两银子。这钱花得多吗?多。要知道,在那个时候买个丫鬟也就五两银子,三四百银子能买百十个丫鬟,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数字呀。他们托人找夏提刑、吴大舅,路上又花费了多少银子?等到送得家徒四壁的时候,才凑出四十两银子去找应伯爵。应伯爵落了二十两,西门庆的秘书书童落了十八两五钱,在李瓶儿身上花了一两五钱,经济宽裕、不甚爱钱的西门庆一两没捞到。由此看来,即使其本人在收礼环节上是廉洁的,如果管不好家属子女和身边的工作人员,照旧会滋生腐败问题。诉讼掮客、秘书路线、夫人干政引发的腐败问题值得深思。

(徐爱民 作者单位:河南省淇县人民法院)
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0532-83606000
    • 13165053700
    • 在线客服 :
    • 在线客服 :
  • 欢迎添加城阳知识产权微信

技术支持: 永信科技 | 管理登录